信用免租开启“刷信”时代 大公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开出良方

发布时间:2017-11-30 09:19:13 点击:
  刷卡、刷二维码、刷脸,当你还在感慨这些花式“开门”方法时,“刷信”时代已经悄然来临。近日,芝麻信用宣布,未来将联合商家一起推动信用免押,通过引入保险、运营鼓励等多种方式,以推动更多商家向信用好的用户免收押金。在共享经济领域倒闭潮把“押金”推至镁光灯下的时下,押信用取代押金钱的“刷信”经济模式,不失为一种理想化选择,而这一模式的推进与整个社会的信用体系建设密不可分,无论是商家还是用户的失信违约成本不断抬高的前提下,信用免押的“芝麻开门”才能从理想变为现实。

  押金一去不复返 商家失信撕开社会信用体系伤口

  押金,现实中是一种保证金或风险抵押金。作为一种风险防范手段,“缴押金”曾被广泛应用于人们的现实生活中。风险防范的预缴费用,转眼间成了“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复返”,新兴共享经济领域内的用户押金损失现象一时成为众矢之的,不良商家的失信行为让共享经济蒙羞。

  近半年,共享经济领域接连有企业出现经营困难,导致全国有数百万用户遭受押金损失。例如共享汽车EZZY的倒闭,单个用户押金损失高达2000元。

  根据今年8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已达1.06亿;除掉当中部分可信用免押的用户,一个用户缴纳100元至200元押金,保守估计,到目前为止,仅共享单车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近100亿元。加上共享汽车及各类物品租赁,整个共享经济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预计在150亿元左右。

  商家用来防止用户“失信”收取的费用,最后因为一些商家的失信而成为用户无法追回的损失,类似事件频频上演。有媒体统计,共享经济已造成数百万用户、高达15亿元的押金损失。

  商家通过向用户收取“押金”来规避风险,而商家失信导致的用户风险,又该拿什么做“抵押”?商家的失信行为不但损害了行业声誉,也给社会的信用体系撕开了伤口。

  信用本应成为社会经济生活通行证

  治疗失信的伤口似乎更需要信用的药方。

  今年8月,交通部、住建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鼓励共享单车企业免押金提供服务,同时,鼓励共享汽车行业使用信用模式替代押金管理。

  事实上,我国已有300多个城市开始推行信用免押服务,北京成为信用免押服务使用人次最多的城市,其次是上海和苏州。从行业来看,信用免押已经在酒店、租房、民宿、租车、共享单车、医疗、便民服务、农业设备租赁等8大行业被广泛使用。

  有专家指出,信用体系的引入能有效解决这两个核心问题。一方面,交易双方根据信用分就能简单筛选出更好的商家或服务对象,迅速建立起信任,提升交易效率,优化资源配置,降低交易成本。另一方面,每一次规范使用能积累信用,而每一次“犯规”也会影响信用,不良行为将会造成长久影响,甚至处处受限,寸步难行。信用体系能更好制约不规范使用,降低风险。

  信用免押的这一尝试不妨在更多领域、更广的范围推广。诚信是金,信誉无价。商家也好,个人也罢,信用本应成为人们社会经济生活的通行证。信用值与经济生活便利直接挂钩的信用免押,让守信的红利比缴纳押金获得的更多,让失信的代价比抵扣押金的效力更大,可以成为推行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一种尝试。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在专著《信用思想选集》中指出,惩戒信用违约就是在激励守信,社会信用管理就是要运用信用信息对社会成员的全部经济社会行为进行合规管理,最重要和最有效的管理手段就是让守信与失信者享有不同的社会资源。

  此外,推动“刷信”时代的更快迈进,在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并不健全的前提下,推行信用免押的配套监管和顶层设计必须形成合力,引入包括风控、保险、信贷、联合奖惩等多维举措,进行科学的信用信息管理。在信用信息的科学设计和管理体系建设方面,大公集团已做出有益探索,面向社会提供信用体系建设顶层设计、信用管理制度体系、信用信息数据库、信用信息管理平台以及信用记录+信用报告等各类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服务。(文/韩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