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背后的真相

发布时间:2018-06-28 09:09:11 点击:
  眼下,有一种弥漫全球的忧虑,叫金融危机。

  中美贸易摩擦,意大利脱欧危机持续发酵,这两大事件会否影响全球经济趋势,会否发展成为全球危机?

  十年前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想起来仍心有余悸,国际社会也一直反思金融危机的教训及如何重塑世界经济治理体系。大公董事长关建中认为,金融危机的本质是信用危机。由于西方信用评级体系中的“体系性风险”是无法在原有框架中解决的,唯有建立新的评级体系,形成两个体系并存、包容、互补、制衡,才能重构国际评级体系,挽救危机。

  金融危机的本质是信用危机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现行国际评级标准因缺乏独立性和公正性而饱受诟病。

  “2008年爆发的全球信用危机实际上是长期以来世界财富创造与分配失衡或者世界性生产和消费的极端表现形式。”在大公董事长关建中看来,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其实是信用危机,而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正是引发信用危机的关键。

  目前,世界三大评级机构——普尔、穆迪、惠誉几乎垄断了世界上大部分评级业务,然而这三家公司近年来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后屡屡出错,甚至推波助澜加剧了危机的破坏性。

  三大评级机构没能及时对有问题的金融产品给予降级,且对一些复杂的结构性产品也未能给出不正确的评级。

  “现存的评级危机由美国所主导”,关建中表示,其突出问题表现在,当评级涉及国家利益时,美国评级机构就会从维护其国家核心利益出发评价他国信用风险,既不公平又不能向市场提供准确评级信息;很难对一个国家的信用评级机构实现国际监管,没有监管的国际信用评级体系将成为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导火索和策源地。

  三大评级机构在全球整体评级体系中居于垄断地位,由于市场参与者很少,所以如果这些机构犯错,则会产生很大的问题。另外,这些信用评级机构和相关监管政策制定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说这些很少的市场参与者其实也是变相的市场监管者,而整个金融系统在过去20年中,投资者都只能以这些评级机构所做出的评级为准,这是非常危险的。

  现存国际评级体系问题的探索

  10年来,国际社会在诟病现存国际评级体系的同时,就如何在世界范围内解决关乎整个人类切身利益的评级问题进行了持续的实践和理论探索。人们提出了各种解决现存国际评级体系问题的思路。

  比如,推动各国评级结果互认,成立地区性评级组织,改变评级收费模式,鼓励评级竞争,让评级承担法律责任,取消评级等等,但这些均不能体现经济和资本全球化所要求的评级全球化发展规律,甚至完全不具有可操作性。着眼于信用经济发展规律和人类社会整体利益思考国际评级体系的出路,是国际社会应该达到的认识新高度。

  而且,美国政府也尝试过通过许多努力来改善现有评级机构存在的问题。美国政府2008年制定了信用评级机构改革法案,同时他们放宽了国家认证数据评级机构的范围。美国新引入了七八家信用评级机构,进入国家认证数据评级机构的行列。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表明在市场准入问题上,门槛有所放松。即使如此,新加入的公司规模很小,只占有很小的市场份额。

  “政府推出这些新规则的目标是减少对信用评级地过度依赖,同时改进评级过程的质量。然而,我认为除这些目标之外,信用评级机构在对主权国家进行评级时,评级的过程和依据还应该更加透明。”诺贝尔奖获得者、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罗伯特•蒙代尔指出。

  现存国际评级体系已被全球信用危机证明不能承担世界评级责任,但同时它又是一个与现实经济、金融紧密交织,难以分离的制度体系,明知这种评级不合理,还不得不让它运行,人们没有理由设想采用休克疗法,突然有一天完全停止其活动。因认识上的局限性,更由于制度环境、立场和利益、理论和方法的深层次缺陷,同样没有理由寄希望于通过内外部改革使现存国际评级体系变得公正起来。

  错误的评级体系将导致人类的信用灾难,我们必须从根本上、从制度层面来解决这一问题。

  大公积极构建公正的信用评级体系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避免金融危机重蹈覆辙?

  业内人士呼吁加速构建一个保障世界金融体系安全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一些人更是指出,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必须加快推进信用评级体系的创新,建立公正的信用评级体系才能挽救危机。

  目前,不只是在国际上,即使在中国国内,继中国向外资机构开放信用评级市场之后,外资评级机构计划在中国成立自己的独立公司,抢夺了对中国评级市场的控制权。

  大公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独立信用评级机构。

  现实虽然不太乐观,但未来依然充满希望。2010年7月11日,大公国际发布了首批50个国家的信用等级,“美国永远不会失去顶级信用级别的神话破灭了”。大公国际此举被称为“世界上第一个非西方国家评级机构首次向全球发布的国家信用风险评级机构信息”。

  中国评级机构国际地位的标志性年份是2011年。主权评级分为主动评级与委托评级,委托评级更能表明对评级机构的信任。2011年,白俄罗斯政府委托大公国际进行国家信用评级,这是主权国家首次委托非西方评级机构进行主权信用评级。2014年7月,苏里南共和国委托大公国际为其评级,这是首个西半球国家委托中国机构为其评级。

  信用经济全球化发展需要建立一个新的国际信用评级体系,长期以来大公通过各种方法和手段在推动国际信用评级的建立。关建中指出:“三大评级机构的思想认识无法逾越。即使三大评级机构有重塑市场信誉的愿望,但其立场所决定的认识事物的方法根深蒂固,难以改变,不会产生任何有价值的改革成果。”

  事实证明,要根本地解决现行国际评级体系的问题,必须建立“双评级体系”制度。

  2013年6月25日,由中国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美国伊根-琼斯评级公司与俄罗斯评级公司共同发起的世评集团在香港正式成立。关建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非主权性质的国际评级机构,成立的目的不是与现有评级机构进行业务竞争,而是改革现行国际评级体系,推动“双评级体系”制度建设,从根本上解决现行国际评级体系存在的问题。

  2014年6月,在世界评级集团成立一周年之时,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国际顾问理事会在北京宣告成立。国际顾问理事会主席为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成员有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巴基斯坦前总理阿齐兹和俄罗斯前外长伊万诺夫。众多国际著名政治家加入集团国际顾问理事会,无疑是对构建国际评级新秩序价值理念的高度认同。

  正如关建中董事长所说:“全球信用危机是人类发展信用经济伟大实践的一个历史转折点,也是人类认识信用经济社会发展规律的起点,信用评级与人类社会安全发展的规律发出了历史的呼唤,那就是国际社会共同行动起来,创造一个体现信用经济和评级发展本质要求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文/付红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