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级变革消弭风险实现全球信用资源再平衡

发布时间:2018-07-17 16:46:02 点击:
  十一年前的7月10日,标准普尔给次级抵押贷款债券降级,拉开了美国住房贷款公司和投行房地产次贷产品崩盘的序幕。在这场疯狂的泡沫破灭惨剧中,美联储上调利率导致按揭贷款风险迅速聚集,还款成本和压力陡增,住房需求的减少引发房价回落,次级贷款不良涌现,为了挽救大量破产的房贷公司和投行,遏制金融市场受此波动,全球范围的超大规模救市开始了,但在短暂的平稳态势过后,从美国席卷至整个世界的金融海啸还是冲破了以美国为首的多国央行联合构筑的脆弱堤坝。AIG玩脱,雷曼兄弟破产,美股创历史最大跌幅记录,一场“大萧条”以来近百年未遇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彻底爆发。

  错误评级酝酿潜在风险

  十年来人们不断反思,究其原因,有金融机构过度逐利的原因,有金融监管不力的原因,有对金融风险评估不严谨的原因,但正如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指出的,西方评级机构没有承担起应有的风险揭示责任才是其中的根本性原因之一。

  金融危机归根到底是信用危机,以美国三大评级机构为代表西方评级机构罔顾信用风险的不断聚集,对产能和流动性过剩潜藏的危机视而不见,为了吸引国际资本流入美国,维系美国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始终用背离事实的高评级塑造着美国永不陨落的资本天堂的神话。

  即便是在金融危机逐渐退潮的时候,西方评级机构也没有深刻反思自身的谬误,单纯地将其理解为金融领域的债务风险,在意识形态化的宗旨驱动下,依然传递着错误的评级信息,继续维护着西方国家的利益,在后金融危机时代不断攫取信用资源,延续了全球信用资源的不断错配,严重影响了世界经济复苏的步伐。

  改革国际评级体系迫在眉睫

  这场灾难性的信用危机反映出的全球信用关系的巨大撕裂,美国三大评级机构作为传统的庞大的西方评级体系中的风向标,为人类社会充分展示了错误评级对经济健康平稳发展的伤害程度,三大评级机构折射出的扭曲的评级标准,背后是服务美国利益的缺乏独立性的追求,为了维系美国的债务经济模式高速运转,政府监管责任履行不力,给了西方评级思想支持下和西方评级体系庇护下的评级机构以超级权力,依靠一家独大的国际评级话语权不断将债权国家信用低估,从而将其债权资产输送给债务国家,导致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失衡。

  在深刻意识到不可能依靠改造现存国际评级体系使其承担相应的评级责任之后,大公毅然提出创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倡议,通过创立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构建新型的国家评级标准,推动国际评级体系改革,以双评级制度对国际评级体系的模式予以创新,展现出新兴国际评级机构公正、客观、专业的评级智慧与担当。

  作为成长迅速的新兴经济体,中国饱受不公正评级之苦,而随着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中国的大国地位逐步显现,中国有能力也有责任加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的历史重任之中。2008年金融危机给中国政府、金融机构和民族评级机构上了一堂生动的教学课,同时亲历危机也让中国切身感受到公正的评级制度和国际评级话语权与稳健的经济政策、科学的风险防控模式一样在全球性信用危机从酝酿到爆发过程中起到的作用同样至关重要。

  在深刻到西方评级体系的弊端之后,国际社会形成了质疑权威、呼唤公正的普遍共识。大公所提出的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倡议得到广泛呼应,人们意识到要改变一个根深蒂固的主权体制下的权威制度并不现实,开辟创新道路才是切实可行的正途。

  打通全球信用资本流动的健康管道

  金融危机十年,惨痛的历史教训为今天的经济治理和金融运作的规则制定者展示出大量的错误选项,以开放心态拥抱经济全球化、完善金融监管制度、严谨评估金融风险,这些都是在深入剖析金融危机本质的基础上得出的结论。特别对于国际地位日益提高的中国而言,一方面需要不断强化对国际金融市场和货币金融专业领域的认知,同时也要进一步认识到依靠公正、科学、符合时代特征的信用评级维护金融秩序的重要意义,评级理念和评级技术的不断创新将催动现存国际评级体系长期以来牢不可破的价值观念发生变革,并以此塑造全球信用资源的再平衡。

  公正评级促成符合经济发展客观规律的信用资本流动,只有在平等、互利、包容、尊重的基础之上,才有助于世界经济治理体系的重塑,寻找到全新的充满活力的动能和增长点。信用评级以其经济发展逆周期的力量为这一人类经济社会发展共识保驾护航,无论是打破西方错误评级思想的观念壁垒和国际评级话语权的长期垄断,还是在信用关系高度互联网化和社会化的时代融合前沿数字技术创新引领评级模式的变革,弥补传统评级效率低下、缺乏科学性的诸多不足,评级机构的自我超越和创新将是这个大变革时代的发展主题之一。

  国际知名投资大亨罗杰斯曾经预言,金融危机的前兆已现,随着人才、产能和国际资本在全球主要市场不断聚集和发酵,在推高经济增速和市场活力的同时也酝酿了难以估量的资产泡沫和金融风险,落后产能和流动性过剩问题积重难返,一旦突发情况,发生大规模的资本转移,风险就将不可遏制地爆发。

  贸易摩擦、地缘政治、宗教纷争、民族矛盾、恐怖主义等问题在近年来有重新抬头的趋势,新一轮信用危机爆发的导火索或许就潜藏于其中。不公正的评级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利益集团对于具有市场潜力的新兴经济体崛起的恐慌,从而错误判断了世界经济格局的发展演变。作为有担当的大国,中国倡导的包容式共同增长的经济成长模式正在力图缓解国际竞争矛盾导致的两极分化,规避全球化风险。同样的,大公肩负民族复兴赋予的评级责任,旨在通过创新将中国人的评级智慧贡献给世界。无论对于中国还是大公,这条道路的方向是正确的,也是充满荆棘的,惟有坚守初心、矢志不渝地走下去,才能突破金融危机带给世界的阴霾,开辟人类社会发展的新天地。(文/佟岳)